第一财经【首席对策】专访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刘煜辉

2018-01-19

调整字号:

来源:第一财经;时间:2018年1月14日

  2018年1月14日,第一财经【首席对策】记者李策对国务院参事、教授、研究员夏斌、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盛松成、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及研究所所长彭文生、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学教授刘煜辉等就2018年股市、汇市、楼市、宏观经济及全球市场等问题进行了专访。

  以下为精选的《首席对策》访谈文字实录:

  李策:很荣幸能再次专访到您!目前中国经济以互联网+、高端制造业为代表的新经济正接棒以房地产业、过剩产能产业,成为经济增长新动能。您认为在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蕴藏着哪些投资机会?

  刘煜辉:这个很明显,应该说在过去的5年,由于信息和互联网的科创革命,中国的经济结构的改造,中国的新旧动能的转化比我们所有人预想的都要走的深、走的远、走的快。你看中国的CES,就是电子消费品的市场,这个市场在全球是非常繁荣的,我们在A股市场,无论是2015年的股票泡沫时期还是股票泡沫破裂以后,在沙里淘金的期间,其实都看到在这个领域,中国的电子领域的繁荣,出了很多的牛股,这是不争的事实。

  李策:全球市场方面,美联储加息缩表,而且减税是一个大的趋势,全球央行都有加息的意向,2018年我们的货币政策会不会有新的变化?

  刘煜辉:从2016年8月份之后到现在,中国各个层级的利率上升了200多个,尽管我们的存贷款没动,但是你刚才讲的货币市场的操作工具的利息,我们往上调也调了六七十个(点),往上移,慢慢地移,也移了六七十个(点),它带动的是各个层级的,包括信用的利息上去了至少200多个(点)。中国的加息在过去的一年中间,应该是远远的快于西方经济体的,这也跟中国所处的金融周期不一样,我们处在一个金融去杠杆的周期。

  李策:2017年有两大热词:新周期和灰犀牛,有观点认为本轮周期复苏是由新兴市场国家复苏带动的,引发全球共振。那么从全球经济周期来看,我们目前在周期的什么位置?防范灰犀牛风险的有效路径是什么?

  刘煜辉:灰犀牛背后都有一个抽象的共同特征,就是道德风险,其实我们要解决的实际上是一个信用文化的问题,道德风险的问题,怎么样从体制上保证通过改革能够打破政府的信用,刚对的信用和央行的信用。你要说具体的灰犀牛,2018年最紧迫的就是金融去杠杆过程中间,过去几年金融繁荣所造就的这一大堆银行的影子,影子银行的这一块资产。

  李策:认真研读了您的观点,您认为在过去一年多,资产市场呈现两个明显的特征,一个是换手流动性越来越低,可以呈现为结冰冻产的特征,那么在交易策略上,低流动性的高效率策略也引发了您很多的思考,具体来看,这两个特征我们怎么样来应对?今年会有怎样的变化?这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刘煜辉:应该说这两个特征形成了以后,只要金融条件没有改变,金融周期翻越以后,它走一个右侧的过程,这两个特征只会越来越明显,它不太可能会改变。这个在我们的股票市场很明显,你看这个股票的明星基金经理都是快枪手,都是敢死队,都是打板的,明星基金经理的换手率一般都偏高,都很高,就是前几年的前五名、前十名的都是百分之几百的换手率,因为集中的交易头寸砸在中小市值的股票上面。但今年你可以看到,好像大家理念开始升华,这种升华过程,转化的过程是比较痛苦的,简单讲就是有一部分基金经理可能转的快的话,他痛苦地把资金从原有的头寸,从原有的中小市值中慢慢的一点一点的非常艰难的把它移出来,转到这个市场财务确定性的品种,这个转移的过程其实是很痛苦的。今年大家都开始讲价值投资,讲核心资产,这个换手率从原来的百分之几百的状态,现在普遍抱着股票不挪窝,就是20、30%,就这个状态,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交易策略,今年的策略,低换手率的策略,注重资产的,讲资产的流动性,强调资产流动性属性的这些策略都是高效率的,做债很明显,简单讲从去年到今年债熊以来,短端的利率是非常高的,NCD就是同业存单,抱着同业存单然后再叠加一些回购,一套,今年做个6%的收益很轻松,而且没风险。

  以上文字来源于第一财经,未经本人审阅。

  关键词刘煜辉;【首席对策;经济新动能;货币政策;灰犀牛

  原文链接:http://www.yicai.com/news/5391548.html

  (编稿:王山;审校:王砚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