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争端问题”综述

2018-04-12

调整字号:

时间:2018年4月9 

  中美贸易争端背景

  2017年8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对中国发起“301调查”。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该条款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可对他国的“不合理或不公正贸易做法”发起调查,并可在调查结束后建议美国总统实施单边制裁,包括撤销贸易优惠、征收报复性关税等。这一调查由美国自身发起、调查、裁决、执行,具有强烈的单边主义色彩。

  莱特希泽在讲话中指责了中国涉嫌所谓“强制技术转移”。罗斯则表示这项举措会促成中美两国协商,而非贸易战。

  在备忘录签署前,有美国官员透露这次加收关税将涉及5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这一数字比特朗普最终的现场表述低了100亿美元。

  研究报告显示,如果特朗普政府对从中国进口的信息和通信技术产品征收25%的关税,这将导致美国经济未来10年损失约3320亿美元。

  对华贸易备忘录正式签署

  北京时间3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当场宣布将有可能对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在任何人看来,这无疑会对中国经济造成严重的威胁。就在当日,我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终止减让产品清单,拟对美国部分进口产品加征关税,以平衡美国给中方利益造成的损失。这也标志着中美贸易战拉开序幕。

  中美贸易争端发展

  2018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了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的总统备忘录。

  2018年3月23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拟对自美进口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以平衡因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给中方利益造成的损失。其中计划对价值30亿美元的美国产水果、猪肉、葡萄酒、无缝钢管和另外100多种商品征收关税。

  2018年4月2日起,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7类128项进口商品中止关税减让义务,在现行适用关税税率基础上加征关税,对水果及制品等120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税率为15%,对猪肉及制品等8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税率为25%。现行保税、减免税政策不变。

 

 

 

 

 

  2018年4月3日下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根据所谓301调查,建议加征关税的自中国进口产品清单,该清单包含大约1300个独立关税项目,价值约500亿美元,涉及航空航天、信息和通信技术、机器人和机械等行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建议对清单上中国产品征收额外25%的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公告中直接提及,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是为回应为实现“中国制造2025”计划对美国企业采取的“胁迫政策”。

 

美国公布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建议清单部分截图

  2018年4月4日,中国发布对美国的关税反制措施。中国对原产于美国106项商品加征关税。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中国计划对美国的飞机进口加征25%关税,计划对美国的玉米和棉花加征关税、牛肉以及小麦和高粱加征关税。实施日期将视美国政府对我商品加征关税实施情况,另行公布。

 

 

 

 

  2018年4月5日,中国就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项下向美方提出磋商请求,正式启动争端解决程序。

 

  中国应如何应对挑战

  (一)对抗还是妥协?中美贸易冲突所带来的挑战

  史蒂文·李·迈耶斯(Steven Lee Myers)在《纽约时报》的文章中指出,现在,中国首次面对一个信奉保护主义措施的美国总统,这给该国领导人带来一项非同寻常的挑战:美国开始更加严肃地将中国作为一个战略性对手来对待,并且重塑将两国长期联结在一起的经济关系。

  即使中国呼吁华盛顿通过谈判解决这一争端,“以免损害中美关系大局”,该国仍表示将提议对128种价值约3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

  这样的贸易紧张关系将让全球经济为之一颤,并且使中国领导人在债务不断增长和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维持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努力变得愈发艰难起来。

  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表示,过去几年里,由于中国在转移美国对其贸易行为的批评方面非常成功,所以他们可能迟迟没有意识到这场不断发酵的冲突的严重性。“美国和中国多年来一直有人喊狼来了,狼来了,但狼一直没来,”他说。“这一次,狼真的来了。怎么和狼打交道?我想说的是,目前在这方面还没有达成共识。”

  中美分析人士认为,中国领导人一方面会通过与特朗普抗衡来展示决心,另一方面会想办法避免两国出现拖慢中国崛起的更大冲突。美国咨询机构欧亚集团主席克里夫?库普乾表示,“在特朗普的激进言论与保护自己强大的民族主义形象之间,习近平做得极为出色,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中国经济决策的团队必须就如何回应一位善变的美国总统做出决定,后者即使是在抱怨贸易关系时,对习近平个人仍不吝赞美之词;他们认为这样的贸易关系让两国都受益,这个观点得到了特朗普前任们的认可,并且直至近期,也受到了大部分美国企业的认同。

  分析人士说,中国不满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北京觉得自己已经向特朗普做出了让步,就核计划收紧了对朝鲜的制裁,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此举代价不菲。中国官员以为,这会让特朗普不兑现此前不止一次暗示的贸易威胁。然而,美国两党二十年来支持深化同中国贸易的做法正在摇摇欲坠,变得更倾向于保护主义与“美国优先”的方式。

  特朗普对谈判的兴趣似乎不如中国领导人。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政府究竟能做些什么来。有两位参与双边讨论的人士称,中国官员要求获得他们可以配合的待办事项清单,但美国政府没有提供。

  (二)中国应对美国挑战的选项

  据路透社报道,分析师普遍认为,若贸易战打响,国内高技术行业将受冲击,贸易战对双方不利,需控制好烈度,他们多预计未来中美双方仍有望回归谈判,中国不太可能动用人民币汇率或抛售美债予以回应。贸易战短期对中国经济特别是出口企业带来负面影响,但较长期看负面冲击可以消化,中国内需仍保持韧性,也有应对的政策空间。

  中金公司宏观组认为:对于美国的贸易保护姿态,中国主要有两个方向的应对策略的选择:一是采取反制措施,比如对美国的某些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这将导致双边贸易“交易成本”提升,对两国增长均弊大于利,同时推升通胀水平,尤其是美国通胀。双方贸易存在互补性,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对双方都不利。二是较为“积极”地应对,即扩大开放、提升进口需求。从改革开放的经验来看,扩大开放政策在中长期有利用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提升,促生国内“龙头”。也不排除中国通过进口“腾挪”来减小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但是对中国从其他国家进口有负面影响。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连平/何飞认为:面对特朗普政府咄咄逼人的贸易保护政策,中国有必要开展“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给予坚决的反击。在具体反制行业或产品的选择上,鉴于美国的农产品、运输设备(飞机、汽车)、服贸等出口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高,中国可以对这些产品提出反倾销调查或提高关税。当然,在中美经济贸易关系日益紧密的情况下,两国都承受不了全面贸易战带来的较大规模损失,未来有必要管控好贸易战的烈度,避免全面的贸易战。

  在着手布局并实施反击措施的同时,中国可以顺势提出未来几年平衡中美贸易的计划方案,具体可采取三种方式:一是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要求,主动降低严重产能过剩行业的出口量。二是对超低附加值商品征收或调高出口税,以遏制该类商品的“倾销”意图、控制出口金额。三是针对中美贸易中存在的结构性顺差,通过扩大高科技产品进口实现进口总额提升。考虑到特朗普希望迅速见到成效,如果我方产品清单列得得当,扩大美国对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此外,中国应当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下,充分考虑贸易冲突升级带来的影响,在保持稳健中性主基调不变的基础上,通过“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加大力度支持受贸易冲突影响显着的实体产业,同时积极做好贸易冲突加剧情景下的流动性管理与金融风险防范,必要时可以短期内明显增加流动性或小幅度降准。中国还应当坚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的主基调不变,并结合中美贸易关系的演变情景,相机运用好汇率调节手段,同时要进一步做好资本流动管理,谨防资本异常流动造成剧烈冲击。

  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认为:在政治、经济、贸易、货币全面趋紧的背景下,国家层面要有充分准备,地区层面要有充分预警,企业层面要有充分预案。从微观调研情况看,一些地区和企业对贸易战有心理和行动准备,但对更恶劣的情景缺乏研究和预案。对中美关系问题、朝鲜问题、台湾问题、民族问题,要有全新的考量。

  中信建投宏观债券黄文涛认为:未来中国可能会采取部分反制措施,包括减少对农产品、机械等行业的进口,短期贸易对抗存在升级的可能,双方最后大概率可能还是会回归谈判。整体看,在中国对美出口超过进口三倍的背景下,中国方面可能还是会受到更大的损失,未来形势并不能乐观。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高挺认为:如果后续谈判无法取得实质性进展,美国可能会出台更多的贸易限制措施。中国可能会把放宽服务业准入,并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作为谈判条件。如果中国采取反击措施,可能会针对农产品、航空和汽车等有较大政治影响力的行业,或限制美国在华直接投资。中国不太可能动用人民币汇率或使用抛售美债等方式回应贸易摩擦。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学教授、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认为:全球化面临清算,中国、美国、跨国公司等参与各方都进入了某种临界状态。未来中国将从四个方面采取措施,第一个是履行世贸承诺,降关税,可能全球会越来越要求中国应该按发达国家的关税水平来要求自己,认为中国不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了,这至少是一个中期趋势。第二个中国要想巩固住在全球化分工已经取得成果,让产业链移不走,就得降低成本。第三个是加快核心技术突破,进口替代,向价值链高端爬升。第四个可能是要有条件地开放数字和服务贸易市场即互联网。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倪红福副研究员从历史的角度与全球价值链的视角解读此次中美贸易冲突。一是,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全面的正面贸易战有过血泪的教训,中美之间不会熟视无睹。这种血泪的教训,美国不得不再次反思。二是,在当今全球生产网络体系中,全球经济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贸易格局。中美犬牙交错,双方贸易互补性、互惠性强。如果真正发动全面的贸易战,不仅会伤害到中国的企业,也会殃及欧美的生产者和消费者,进而扩散至链条上的其它国家,所谓“合则双美,离则两伤”,合作才是双方贸易政策唯一的纳什均衡解。倪红福还指出,目前看到的主要贸易数据均来自海关统计,这些数据无法判断产品背后的价值来源,如果对产品增加值贸易测算的话,中美贸易逆差就会大幅减少。因此,中美的贸易战其实是全球的贸易战。

  贸易战的根源和解决思路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首席财经评论员徐瑾认为,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变化源自社会推动,贸易战源起经济,根源在政治,解决还是在外交。

  从经济学角度如何看贸易战?表面上,中国确实对美国收获了不少贸易顺差。按照中国官方数据,2017年中国对美国货物贸易顺差1.87万亿元,合2780亿美元;美方统计口径则是3750亿美元。然而,顺差逆差的经济学含义并不是那么简单,并非逆差国一定吃亏,顺差国一定占便宜。诸多国际贸易的研究已经指出,美国贸易逆差几乎是一种必然现象,这是各国不同经济要素配置之下的合理性问题。在中美贸易逆差背后,实际上是以中国为核心整合了东亚板块的网络式加工链条,并最终体现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换言之,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代表东亚板块实现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一个证据是,虽然中国对美国保持庞大顺差,对东亚其他国家却维持几乎同样庞大的逆差。实际上,这个故事并不新颖,中国占有顺差,只是东亚与美国固有贸易的延续,过去是日本,今天是中国,未来可能是印度越南。

  东亚板块作为全球合作链条中制造业的重镇,本质上是承担了与美国不同的经济分工角色。对美国而言,美国在商品贸易逆差的同时,服务业则积累着庞大的顺差,也正反映了美国在这方面的比较优势。更重要的是,美国制造业工人看得见的损失背后,对应着看不见的美国消费者福利提升。问题在于,经济学的道理,特朗普之类政治家是真不懂还是假装不懂?美国对华贸易政策变化背后其实更多是社会推动,特朗普从自由贸易转向公平贸易的政策正是集体情绪的映射。除了贸易顺差,美国商界也很在意市场准入。特朗普此次加征关税行业,聚焦于科技行业,这就不单单是贸易逆差问题,而是战略高地的争夺问题。

  今天的中国是不是当年的日本?美国人说,中国和日本最大不同在于体量。更重要的是,中国和日本不同在于,日本和美国之间只是贸易红利的分配问题,双方对于日本最终会加入西方系统这点并无异议。今日局面的复杂性在于,中美间还存在意识形态的差距,中国试图提供的全球治理秩序与美国设想明显存在差异。

  在今日美国看来,中国和日本不同。对民主党而言,中国是以前的日本但规模更大;对于共和党尤其新保守主义而言,除了日本之外,中国很可能让他们想起苏联。西方对于中国最终遵循西方系统游戏规则开始失去信心;对于中国而言,挫折之下开拓自身的全球体系也成为替代方案,如此叠加,使得双方摩擦日益加剧,从南海冲突、亚投行风波、一带一路、国进民退等议题均可见端倪。

  徐谨认为,中美之间,信息误读始终存在。比起叫嚣强硬应对,弥合不必要的信息误读显然更为重要。90年代之后,中国重新加入了全球市场,尤其是享受了加入WTO的巨大红利,这是中国经济腾飞的关键。如今十多年过去了,中国十五年保护期已经过了,中国承诺的市场化改革却引发了欧美诸多猜疑,交涉中,西方和中国双方彼此都感到了不少挫折,一方面指责中国没有做到承诺,中国则再次感受到被排斥为非市场经济国家的拒绝。

  目前关税纠纷只是开始,贸易战表面源起于经济,其根源却在于政治,解决思路还是在于外交。基辛格曾经说,21世纪的国际秩序会出现一个似乎相矛盾的特点:一方面越来越分散;一方面越来越全球化,而且至少会有6大强权:美国、欧洲、中国、日本、俄罗斯和印度。中国老话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新的政治经济周期启动。全球化对于中国过去是春风丽日,未来中国人或许将和其他人一样,体会全球化暴风骤雨的一面。

  关键词:中美贸易战;背景;发展;挑战;应对策略;根源;解决思路

  (整理、编写:王砚峰、王山;审校:王砚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