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随笔·访谈
朱玲:澳大利亚税务及金融服务琐记

2018-09-21

调整字号:

作者:朱玲(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维多利亚州图书馆 朱玲/摄

  应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亚洲研究所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之邀,我于2018年8月2日抵达墨尔本。首先,给研究生讲课。在国内课题组年轻成员的远程协助下,我除了上讲台,就是为自己的专题课程制作成套幻灯片。然后,再参加学术交流与合作研究活动。初来乍到,只能抓住备课讲课的空挡,处理医疗保险、超级年金计划、税务和银行等事务。每项手续都颇具坎坷,故而深刻体验到,适应这一高度专业化管理的社会,还需个人更多的努力。为了方便后来者,特将这些经历整理如下。虽然这并非赴澳指南,或许也有助于读者扩展对澳大利亚的了解。

  一、专项事务咨询师

  在国内申领签证时,墨尔本大学为我雇用了一位签证咨询师。首次通信,他就连发了6封标注了号码顺序的邮件,开列了需我自行办理的事项和填写的表格。此后,与他互通电子邮件50封左右,打国际长途电话3次。其时,我一度想到,拿不到签证就放弃这次教书作罢!可按照这位咨询师的指点,逐一备齐证明书和填妥表格之后,不几天就收到了为期一年半的多次入境签证。在墨尔本过边防和海关时,一点儿麻烦也未遇到。此间的体验是,签证手续繁杂,若无这位专业咨询师引路,可能我还得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缠绕其中。

  我从北京出发前,本就比平时忙碌,发自墨尔本的电子邮件却纷至沓来。我的办法是,打印出来归置到同一个文件夹待处理。其中,墨尔本大学艺术系人力资源办公室(亚洲研究所属于该系)要求,尽快提供澳大利亚住址和当地银行信息。此外,还罗列了两页纸的待办事项,要我去她们办公室接受培训。为此,抵达当日我就在助教小俞引导下去银行开了个户头。次日去人力资源部办公室谈话,当即明白了,银行、税务和参加超级年金计划为关键事项。尽管我只在此停留两个多月,按照澳大利亚法律还必须参加超级年金计划。跟我谈话的是位来自伊朗的女士,递过来纳税申报表和超级年金申请表各一份要求填写。对我提出的任何填表问题,她都未给予确切答案,而是建议我分别与超级年金计划咨询师和税务咨询师约定时间,以便正确填报表格。

  按照人事工作人员提供的网上链接,我找到一家税务服务所,与咨询师互通电子邮件6封,电话3次,弄清楚了三件事:其一,税务服务所可以回答,关于我这种情况是否需要填表的问题;其二,可以提供有关中澳两国签订的避免双重征税的条约说明。(据系人事部工作人员介绍,有了这封说明信,我可以回中国纳税。)其三,第一项服务收费大约200-250澳元,第二项服务收费750澳元。此外,还须附加服务税。

  我询问了一下小俞,咨询服务税率至少10%。而且,即便购买1000多澳元的咨询服务,也未必能解决问题。按照外国居民纳税规定,没有任何扣除额,税率至少32.5%。为了免遭昂贵的麻烦,我决定干脆在墨尔本纳税。此前,我已从澳大利亚税务局官网上申请到税号。由于对税务表中的个别问题不清楚,分别打电话询问税务局和学校财务客服,结果都是听到自动答话后长时间的音乐声,最终也没有得到确切回答。特别是税务热线,等待时长大约十多分钟,应答者迟疑地说道,他不大清楚这一问题,给转接到另一个部门。没想到,响铃并等待五六分钟后断线了!失望之余,我干脆根据填表提示条例完成了表格,扫描之后签字,于8月17日提交学校财务处,并抄发人事办公室那位伊朗女士。

  2014年,我从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那里了解到,该国建立了超级年金计划(Superannuation),用法律强制每个就业者将一部分收入存入政府指定的几个投资公司,由这些公司在全世界资本市场投资。最初强制储蓄率是个人收入的3%,后来提高到6%和9%。他当总理的时候,把强制储蓄率提高到12%。这种储蓄不纳税,到取出来养老时再缴纳收入税。此番我从墨尔本大学的人力资源管理人员那里得知,到我退休的时候,从中国寄来证明书,才能领取自己户头上的那笔年金。墨尔本大学有高校超级年金管理和投资公司(简称UniSuper)的咨询师,为员工提供免费咨询服务,为了填表不再出差错,8月6日晚上我便上网预约,次日得到确认的见面时间是9月3日上午。

  8月31日,咨询师发来了提醒邮件。9月3日上午9点之前,我去学校行政办公楼见到了她。头天晚上,我就把表格中相对明晰的条目填写妥当,所以用了不到20分钟时间,就完成了咨询。这位咨询师拥有金融管理方面的硕士学位,严格按照规定程序办事。咨询服务步骤如下:

  第一步,查验护照,确认谈话者是否我本人。

  第二步,简介UniSuper公司的特点和运作方式。我告诉她,事先看文献已明白,一般性介绍压缩到一两句就可以了,我只需弄清楚领取手续。咨询师回答,类似我这种情况,合同到期即可领取税后年金,税率35%。此前,需再约见一次UniSuper咨询师,告诉我具体手续。

  第三步,选择投资风险级别和投资公司。学校将按规定,每月扣除我收入的9%-10%存入UniSuper用于投资,公司还将收取管理费(投资服务费每年0.39%;投资产品间接成本费0.17%; 行政管理费每年96澳元)。表中的自动选择,是平衡型投资,对应的就是UniSuper公司。我早已属于风险厌恶族,所以确认了平衡型。

  第四步,决定是否购买人身保险,以及指定受益人。咨询师解释,如果购买这份保险,投保人若在缴费期间死亡,可以获得10万澳元赔付。那么,赔付金和年金账户的留存,就可以支付给指定受益人。鉴于这笔保险费加上管理费将每周扣除,而不论投保人是否在澳大利亚以及是否有收入,我便决定放弃。同时,指定弟弟妹妹做我的超级年金受益人,并赋予各自50%的受益权。我注意到,咨询师解释这一事项的相关规则时,不似中国人那般避讳提及生死。一口一个如果您意外死亡,那将如何如何。听完我便笑答,这样很好,一切预想的风险都有应对方案。但为这短短的两个来月,我还是偏好费用较低的选择,否则承受了这么多麻烦,账户上可能留下的还是负数。她随即笑问,您是什么专业的。一听说是经济学,她就“啊”了一声:“难怪这么容易沟通!”

  当天下午,我又收到这位咨询师的邮件:一是归纳上午的谈话事项,二是提供一些补充信息链接。虽然我已无暇再读,还是由衷地佩服她的专业素养。

  二、健康保险及银行客服

  购买健康保险,是办理签证的前提条件之一。虽然中国也有费用较低的国际旅行险种,但墨尔本大学雇用的那位签证咨询师提醒:购买澳大利亚保险公司的险种更容易被内政部承认。为了避免可能遇到的麻烦,我就用他提供的互联网链接,使用信用卡购买了海外访问者健康保险,得到一个保险号。离开北京前,收到保险公司的电子邮件,要求本人入境后尽快提供澳大利亚的住址,并上网申领保险卡。待我忙过一阵子打开该保险公司的网页,输入密码三四次发生错误,入网通道被关闭。为此,写邮件6封、打电话5次。最终在信用卡垫纸上找到买保险时记录的密码,就一面与保险客服通着电话,一面双方共同操作解决了问题。保险公司的客服效率上乘,只要写去邮件,下一个工作日肯定回复,热线电话的等待时间通常不到一分钟。保险卡很快寄到了,我随即上网一看,个人身份还处于等候期,意味着保险尚未生效。这种安排,多半是防止海外来客为着就医来投保。还好,我没有这个问题。

校园里的银行营业所 朱玲/摄

  我开户的那家银行营业所,坐落在校园餐饮区附近。8月2日那天,营业员还给开通了网上银行,以便顾客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操作转账等自助业务。我由于忙碌多日,不曾尝试登录。直到8月19号周日,才打开银行网页登录。虽然按照事先记录的密码输入,却登录失败。为此,周一和周二联系银行客服两次,去了三趟银行,修改三次密码,才算把事儿办成。此地的智能电话虽然早已普及,但并不流行微信支付。银行卡购物也很方便,小额支付无需密码。所以,保管好自己的银行卡至关重要。

  三、个人税务落定

  我对自己的纳税事务,落地墨尔本一个半月后才算弄清楚。纳税申报表中有数个选项,我已明晰自己不能得到任何专项扣除,所以就在那些选项中都选择了“非”。唯有纳税人身份这一项,勾划了“是”,因为我居住在此并要纳税。其问题直译为:“你是有纳税目的的澳大利亚居民吗?” (Are you an Australian resident for tax purpose.)结果,8月17日提交纳税申报表后,发现学校财务部只管完成表格中由机构必填的部分,并提醒我漏选的问答题,对于填写的内容似乎并不关心。倒是人事办公室的伊朗女士回邮件提醒我,有关纳税人身份的选项,最好跟税务咨询师确认一下,是否应该选择“是”。我再次在税务局的官网上搜寻了一通才发现,判断是否“澳大利亚居民纳税者”的关键,既非国籍和签证种类,也非申报时的居住地点,而是在澳大利亚居住时间的长短。不超过6个月者,就选择 “非”。我赶紧给学校财务部写信说明,8月20日重新经历一番填表-扫描-签字-提交的程序。财务人员回邮件说明,已根据我重新提交的表格修改税务信息,税率又提高了一档。为此,还附上税务局的名词解释链接。我打开一看,如何定义纳税人身份的解释更加复杂,因为还添加了主观意愿。同一办公室的印度尼西亚大学教授告诉我,她已有过类似经历。没有任何人给你确切的答案,只能自己寻求信息自己判断。小俞则解释,税务规定非常复杂,个人对自己的纳税行为负责。如果缴纳不足,税务局查出来后由个人补交,机构财务没有这个责任,只不过是根据个人提供的税务信息和税则代扣税额罢了。

  未几,国内传来消息,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将于2018年10月1日实行。新税法对于应纳税额专设的附加扣除,包括赡养老人的支出。朋友们纷纷发送微信祝福,因为这对我家可谓天大的福利。为此,我又写信请教学校财务部,是否可以回中国纳税。答复是,纳税人自己与税务局安排妥当后再联系。显然,还是不提供答案。于是,热心的小俞从澳大利亚税务局网上搜集了有关避免双重征税的文献。然而由于备课时间紧张,我还是顾不上看。先试着询问税务网上的客服,发现全然答非所问,看来那是机器人。因此,打定主意全力以赴完成讲课任务后,再请小俞帮忙打电话咨询。

  9月18日,我的课程顺利完成。次日中午,小俞就给税务局打电话。她简明扼要地陈述事实和提问,果然接线者回答不了问题。应答者反复查询并连续三次转接,小俞也就逐一向依次而来的三位应答者复述了三遍问题。每次转接前,她都聪明地问清楚,如果掉线该如何尽快拨入对应的答话处。电话等待、转接、再加对话,大约花费半个多小时,终于问清楚澳大利亚税务局对避免双重征税的立场:

  第一,类似我这种情况,在澳大利亚取得的收入,必须向澳大利亚政府纳税。根据澳中避免双重征税的条约,我无需为所有从澳大利亚得到的税后收入再向中国政府纳税。这个条约并不意味着,我可以选择回中国纳税。换句话说,个人并无选择权。

  第二,2018-2019财年的税单,到2019年7-10月才能从税务局官网下载打印。因为到2019年7月之前,税务局才能把上一财年的所有完税信息整理上网。

  小俞放下电话告诉我,机构(墨尔本大学)代扣的税额记录,会在机构网上显示,她可以帮我下载。至此,我对跟自己直接相关的税务,也就不存疑虑了。

  (2018年9月21日星期五,墨尔本)
  关键词:朱玲;税务;金融服务;保险;

  (编稿:张佶烨;审校:王砚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