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智库 创新
智库 创新
返回 >>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举办政治经济学研究室学科建设讨论会

 

 

201759日,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在二楼会议室举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学科建设和政治经济学研究室研究规划”讨论会。讨论会由所长高培勇主持。副所长杨春学,资深研究员张平、魏众、刘霞辉、中国现代经济史研究室主任赵学军,《资本论》研究室主任郭冠清及政治经济学研究室、《资本论》研究室全体同仁参加会议

 

 

会议首先由胡家勇研究员进行了介绍。他首先从理论上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进行了梳理。这一问题的经典论述,是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序言中所提出的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对于这种观点,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和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都做出了自己的解释。毛泽东在读苏联教科书之后提出了“两个联系”的观点,即“联系生产力、联系上层建筑”。当前学术界的新动向,则是将生产力和上层建筑明确纳入到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之中,如卫兴华教授认为,应当区别马克思《资本论》的研究对象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既要研究生产关系,又要研究更好更快地发展生产力。

胡家勇认为,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在今天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政治经济学本身就是以问题为导向,“问题就是时代的口号,是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具有鲜明的国别性和时代性,因此需要与时俱进,将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都纳入到研究对象之中,以此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

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内容,首先是要回应重大的理论需求。中央政治局第28次集体学习,重点提到要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用政治经济学的语言讲述中国道路、中国模式、中国故事,把它在理论上完整地呈现出来,凝结出一套理论原则和实践命题。在这次集体学习中,列举了8项成果,分别是(1)社会主义本质;(2)基本经济制度;(3)五大发展理念;(4)社会主义市场经济;(5)经济发展新常态;(6)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协调发展;(7)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8)社会公平正义和共同富裕。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应该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理论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理论共同组成。

 

 

胡家勇指出,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体系结构,目前在学界尚未形成统一认识他认为,以经济制度、经济运行、经济发展和经济全球化为核心的体系结构,理应在研究过程中加以贯彻利用。经济研究所作为国内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桥头堡和排头兵,应当在这种“众声喧哗”中发出自己的声音。首先要对各方的研究成果加以汇总,提出集大成的意见;其次要专注于内容创新,不能因循守旧;其三要注重权威表达,特别是对重要理论和实践命题的学理阐释。

胡家勇表示,政治经济学研究室作为经济研究所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理论研究的相对优势。研究室的老前辈在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结合、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基本经济制度以及政治经济学学科体系构建等领域做出了巨大的学术贡献。今后,研究室将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理论为重点,密切关注新命题,力争取得更大的突破。

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提出社科院领导一直非常重视政治经济学的学科建设。目前的规划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在政治经济学前面加了很多定语,研究范围变得非常广,很多内容都可以加进去,这样如何体现出政治经济学的学科特殊性。先说清楚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边界,再依次放入“社会主义”和“中国特色”,逐渐使理论的解释目标清晰起来,应当是合理的研究顺序。二是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不能固守经典作家的观点,这样无法创新,但如果加入新的理论,又容易造成与经典理论不一致问题。这是需要面对的重大理论挑战。将既有理论加以梳理,形成一套“集大成”的观点,是规避风险的理性做法。

 

 

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杨春学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政治经济学发展至今,很多理论问题都没有梳理清楚。例如,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学,不少学者都是套用“理论+改革实例”的框架,这是很不可取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学首先要回应的理论问题,应该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有何区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何特色,这些问题光从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进行讨论,得不到有力的解释。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同样如此,目前的核心问题应该是将理念特点挖掘出来。同时,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要联系实际问题,如何将现行政策理论化,是必须面对的一大挑战。虽然要用政治经济学来讲中国故事,但不能刻意生造名词,应当让其他国家的经济学家也能理解中国道路、中国模式。他还提出,政治经济学应当提高研究的科学性,借鉴数学模型的方法。

随后,其他研究室主任及资深研究员也纷纷发言。张平指出,当前研究政治经济学,首先就要解决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如何融合的问题对此,基本的经济学理论必须要有突破发展,不然无法解释。在把握政治时事的基础上进行理论注释,是一个可以参考的办法。刘霞辉提出,经济所出品的成果,首先不能太异类,传统的理论和方法要借鉴吸收。政治经济学的分析方法必须跟上整个经济学的发展趋势,不能太落后太古板,要在总结既有理论的基础上进行突破。魏众表示政治经济学目前面临“主义与问题之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近年来的衰微,就是由于只强调主义而不研究问题,研究者只知道去抢夺话语权,而对实际问题缺乏关注。如何突出政治经济学的中国特色?这就需要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进行解释。苏联政治经济学的教科书是为了说明在大萧条的背景下,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模式如何帮助执政者规避风险;如今同样面临金融危机的局面,中国仍然能够长期保持快速增长的势头,这就需要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对这一模式的合理性、先进性加以探讨。郭冠清认为,政治经济学创立之始,是一门为国家经济发展服务的学问,因此对于治国理政而言,政治经济学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从马克思的理论来看,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具有客观性无论是马克思经典作家的研究,还是古典经济学,甚至我们称之为的庸俗经济学,研究对象本身并没有质的差异性。长期以来,由于对《资本论》中研究对象的关键词翻译的错误(“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应该翻译为“生产和交换的条件”),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研究对象(一般称之为狭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与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的广义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错误地隔离开来,把政治经济学“历史性”演变成广义政治经济学的建立,而忽视了每一个阶段的政治经济学都是历史科学这一基本的逻辑。当前首先要做的工作,是突破苏联教科书对政治经济学限制,回到马克思。在这一问题上,经济所的前辈如孙冶方、许涤新等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如孙冶方在五十多年前,就有理有据地批判斯大林“去掉交换环节、加入所有制”的错误。

 

 

 

最后,高培勇所长进行了总结发言。他认为,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不能仅仅局限于《资本论》,而是应当放入思想演进和现实发展的全局之中。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后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和经济所建所90周年,在这样重大的历史时刻,经济所必须要有自己的亮相之作,必须要对几十年来的经济增长和结构变迁加以总结。今后,政治经济学研究室和《资本论》研究室将每周举行报告会,由每位研究者轮流报告最新的研究成果。希望这样的学术活动能够提高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水平,让学界更多地听到来自经济所的声音。

关键词: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政治经济学;马克思;资本论;研讨会

 

(编稿:张佶烨;审校:王砚峰)

版权所有 © 2003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E-mail:wlzx_jjs@yahoo.com.cn    wlzx_jjs@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