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动态
中国经济50人论坛在京举行“六保”面临的挑战与对策线上专题研讨会

2020-06-19

调整字号:

来源:《国是直通车》;时间:2020年6月16日

  6月16日下午,以“六保”面临的挑战与对策为主题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线上专题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由论坛学术委员会成员白重恩主持。蔡昉、汪同三等位论坛成员从企业视角、国际视角、居民视角和宏观政策和要素市场改革等角度,围绕会议主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会议还邀请新华社、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和中国新闻社四家主流媒体派记者旁听了会议发言。以下是19位参会专家学者的分析解读。

 

  六保,最“重”要保什么?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 

  综合施策保就业 

  现在全球流行病曲线还在继续往上走,形成了“倒W型”的向上攀升趋势。很显然,任何一个国家都还没有出现“U字型”或“V字型”的复苏,等是等不了的,我们可以通过自己政策设计实现复工复产,要保持政策定力,对于疫情小幅反弹不应该过分慌张,充分重视的同时,不能动摇经济复苏步伐,要靠科学和精细化来管理,而不是靠“一刀切”“一窝蜂”。

  综合施策保就业 

  应该恢复并保持新创企业增长速度。不断保持新增企业,就能保持就业机会。面对种种困难,我们要充分利用门槛最低的就业方式。不能用一个城市在常态情况下的长期定位来决定“要哪种形式,不要哪种形式”。

  要针对不同失业因素综合施策。减少结构性、摩擦性失业,也要应对周期性失业,要让更多农民工返城,把他们纳入失业保险中,当前失业保险金有5000亿至6000亿元结余,相当于可以把现有覆盖率再扩大五倍,“这个钱不应该留着,要用在刀刃上”。

  政府要发挥最后雇主职能,加大人力资本培养力度,直接创造岗位,扩大招生规模,实行工作培训相结合的现代版的以工代赈,抵消劳动力市场的失灵。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汪同三: 

  收入分配是一个重要的启动点 

  在经济运行过程中,收入分配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我们要强调消费和供给侧,使整个经济运行顺畅起来,就要找到启动点或者切入点,现在看,收入分配是一个重要的启动点或者切入点。

  解决当前一些宏观经济困难的思路,可以从居民收入入手。实现居民收入,才能实现扩大消费,从而推动投资的增加、增加生产、实现供给的增加。

  住收入分配,就抓住了当前关键 

  第一,抓住收入分配,我们就可以找到启动经济、保持经济平稳增长的切入点。

  第二,当前提出“六保”,保就业、保民生、保企业生产能力,在正常情况下应该顺序从“保就业”开始;但目前特殊情况下,还是应  该先提保民生、保市场主体。保住民生、保住生产能力,才能解决就业问题以及保证供给和消费需求的增长。

  解决收入分配问题,重点在哪? 

  这涉及到平衡效率和公平的问题。此外,还需要培育和扩大中等收入阶层,今后一段工作要把培育和扩大中等收入阶层、形成稳定的中等收入阶层,作为收入分配工作的重点,才能使宏观经济稳定发展。


 

  国务院参事汤敏: 

  开拓人均月收入千元的6亿人大市场 

  谈到稳就业,就离不开开拓人均月收入千元的6亿人大市场。根据国家统计局2019年统计公报,当年人口的40%、即5.6亿人,人均年收入11578元,也就是月均964元。

  稳就业关键在稳微企业和个体户。中国城镇就业的一半来自于微企与个体工商户,其中微型企业创造了1.2亿个就业岗位,而个体工商户创造1.044亿个就业岗位,二者占中国城镇就业的一半。

  如何开辟巨大市场? 

  在政府政策方面,提出五条建议。

  一是把市场开辟式创新纳入政府的创新支持体系;

  二是创新沙盒,允许一定范围内创新实验;

  三是对开辟未消费市场的企业,给予一定的税收及融资优惠;

  四是创造一个有利市场开辟式创新的投融资机制和环境;

  五是把成功的市场开辟式创新推广到共建“一带一路”国家。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 

  一石二鸟促消费 

  如何提振消费?这一次经济下行主要是缺需求。以往经济下行,一般以提高投资的方式来达到走出衰退的目的。但是这次不一样,我们要保护过去两年去杠杆的成绩,不能再把投资放开,让地方政府再举措新一轮商业性债务。

  这次受疫情影响的主要是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就业问题,如果能把新增两万亿国债都用在民生上,是“一石二鸟”的做法:既救助了需要的人群,又可以增加消费。

  中国还应该考虑把低收入者纳入社保范畴,把农民工纳入失业保险,长期而言,社保应该分级,广覆盖,会比现在更好。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 

  要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受疫情冲击,全球大衰退的情况下,大宗商品普遍过剩,“六保”中近期粮食和能源安全无忧,中长期应该有一些改革和战略性措施;保产业链供应链方面,境内全面复工复产已经基本稳定,需要进一步巩固。

  境外则受三方面影响:第一,一些国家和企业认为应该增加供应链自主性,缩短产业链,这可以理解。

  第二,境外供应链和产业需求还没有恢复,一些受影响的企业基本面尚可,一时困难可以适当适时给予帮助。除延长贷款之外,特别国债可以3%股息优先股的方式注入企业,困难期过后再退出。

  第三要加强和其他国家的合作,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实现“六保”要动员国内需求,特别是保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这三方面的作用更大。当下一些“一刀切”的做法,影响了民生和就业,因此要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政策,怎么精准发力? 

 

  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 

  加强财政货币政策与结构性政策的协同 

  当前财政货币政策在聚焦“六保”的同时,要注重与结构性政策的协同,注意有利于解决长期的结构性问题,激发结构性红利。

  为此,提出六方面建议。

  第一不要给僵尸企业输血,财政政策要允许地方政府利用直达市县的资金,清除僵尸企业在解除劳动关系方面的障碍。

  第二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货币政策要让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落到实处,要清理、降低、取消银行利用强势地位设立的抵押物评估、担保、咨询等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