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论文
汤铎铎:“两个毫不动摇”与中国特色宏观调控

2019-12-02

调整字号:

  作者:汤铎铎(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11月20日 

  考察所有制关系和资源配置方式的层层递进、相互衔接,是理解中国经济发展和体制改革的关键所在,有着重大理论意义。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在第五部分关于行政体制和政府治理体系的论述中,强调要健全宏观调控制度体系;在第六部分关于基本经济制度的论述中,强调“两个毫不动摇”,即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 

  考察一个经济制度,最重要的特征有两个:一是所有制,二是资源配置方式。所有制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源配置方式分政府主导的计划经济和自由市场经济。一般认为,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相匹配,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相匹配。然而,在我国,所有制特征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资源配置方式特征是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显然已经超越了一般认知,需要从理论上进行更为全面深入的阐释和总结。而从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取得的卓越经济成就来看,这一制度在实践中无疑是成功的。 

  《决定》强调“两个毫不动摇”宣示了对基本经济制度所有制特征的明确坚守。至于资源配置方式,最重要的观察点其实在于宏观调控。要理解我国不断探索和实践资源配置方式的过程,最佳途径就是理解我国宏观调控的健全和完善过程。我国宏观调控的健全和完善过程,也是政府和计划不断重新自我定位的过程。在市场经济从不被接受到逐渐被认可再到完全占据主导地位的同时,政府的经济权力和计划手段也一步步被限制和削弱。然而,这一进程并没有被推到另一个极端,政府和计划最终以中国特色宏观调控的形式被重新定位。中国特色宏观调控成为建构我国基本经济制度中政府和市场关系的基石。 

  理解中国特色宏观调控,一个好的切入点是第一次提出该词的1988年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全会报告在关于宏观调控的段落中指出,“这次治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必须同加强和改善新旧体制转换时期的宏观调控结合起来。邓小平同志指出,‘宏观控制要体现在中央能够说话算数。这几年我们走的路子是对的,现在是总结经验的时候。我们如果不放,能搞出这样一个规模